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哥说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中的纪念  

2016-04-06 20:5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作为65届高三4班的学生是有幸的,我班的代数课由易钟英校长亲授。今年是易校长百年诞辰纪念,我怀着崇敬和感恩之情来写这篇纪念文的时候,仿佛又看到校长手持讲义,向我们走来:依旧是那清瘦的身影,花白的头发,依旧是那么柔和的目光......

         黑板上粉笔流水般写出一排排算式,节奏徐缓的口授,带有浓浓的湘音。

        “函数与自变量,有着,一一对应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时而提问,答对的会得到赞赏。最高的评价是:“你很清楚!”

     恩师的音容笑貌,在我们的记忆中珍藏。我们时时怀念她。这不仅是因为她通过数学使我们获得了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,更是因为她倾注于我辈身上的深切的关爱。

       校长校务繁忙,但她对学生依旧观察入微,经常与学生交流,为他们排解疑惑,指导方向。记得是64年秋,高三上学期开学不久,学校阶级教育气氛浓重,我感到前景迷惘,又值父亲去世,因此情绪低落。数学课后,易校长对我说:“到我办公室来一下。”在她三楼办公室里,她说:“你这段时间有些消沉,是因为父亲去世这个原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过去些天了,好些了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   她询问我各方面情况后,安慰我说:“不要因出身背思想包袱。我也是剥削家庭出身,一样可以为党和人民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 她还举了一些例子,最后对我说:“年青人应该自强不息,不能自暴自弃。你会有前途的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得到安慰和鼓励,又情绪饱满地投入到学习和班级工作中去。

       高考落榜后,学校为我们安排了出路,我得到去师训班学习的通知。可我当时有些负气,又充满“革命青年志在四方”的浪漫情怀,于是报名支疆。学校欢送我们的那天,我向易校长告别。就在校图书室旁边,校长对我说:“你接到教育局的通知了吗?去学习两年,然后回学校工作,不论你学的是哪一科。”“到哪里都是干革命工作,教育工作也很光荣。你身体单薄,但头脑清楚,教书更适合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当时是那样的糊涂幼稚,不明白老师是担着多大的风险在给我指路,而执意去了新疆。以后种种,涉艰险,受伤残,罹重病;从工厂到农场,从边疆到农村。颠沛流离,万般艰辛,这是我不遵师言的结果。整整十九年后,终于凭着一张实验中学的文凭,成为一名县立高中的物理教师。面对一群单纯不谙世事的学生,我才懂得了当年恩师那番苦口婆心的话,是多么珍贵!那是对我的人生指导,那是先生对学生的惜爱之情啊!愧对先生!愧对先生!我一生碌碌,无以回报,唯将这份关爱复施于下一代。我以先生为楷模,专精业务,律己修身,注重学生的人格培养。二十年如一日到学生中去,为他们答疑解惑,同他们一起感悟生活。教书育人是我的职责,像先生那样教书育人,是我的追求。

       96年我与同学一道回母校,校园全然改观,易校长也离世多年。曾记得,当年校园里处处能见到她的身影。她走到哪里,哪里就多一份平静与安详,少一些喧嚣和浮躁。她的离去,使实中失去了一位令人景仰的长者和领路人。她代表了老一辈教育者的风范和良心,而在学生心中,她是校园里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 在我们谈及实验中学的优良传统和巨大成就的时候,谁能忘记易钟英校长为之付出的心血,为之所作的贡献。实中人唯掬取校长的精神,继承和光大百年实中的人文传统,才是对校长的永久的纪念。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