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哥说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行随想(三)  

2011-09-29 20:47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列车过了兰州继续西行,列车员匆匆地在车厢里边走边说:“乌鞘岭,过乌鞘岭了。”46年前,对着我们,那满满一车厢穿着一色黄军装的,像一群快乐的小鸟般,叽叽喳喳,喧闹不休的少男少女们,他们也说了同样的话。不过,那时说话的神情凝重得多,带着很强的预警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当时已是入夜时分,火车在吃力地爬坡,“呼哧,呼哧”地喘气。一股股冷风钻进车厢,温度顿时降了下来。还在九月里,我们穿的薄薄的秋衣抵不住寒气,大家把能穿的都加上身,挤偎在一起。对面有位女支青把她的棉大衣展开,搭在四个人的腿上,才算暖和了些。寒夜格外长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乌鞘岭以风以冷出名,使人闻之色变。后来我才知道,它是祁连山,雷公山两座雪山山口衔挟的一条小岭,是由黄土高原进入河西走廊的咽喉要道。海拔3500多米,终年寒风呼啸,六月飞雪。真是地若其名,乌龙出鞘,冷如寒冰。使人一听便感到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   74年春节,我与妻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回汉探亲,过了年返疆。在郑州转车后,挤不进车厢,只好呆在两节车厢接头的车门处。途经乌鞘岭也是在夜间。我背对北面车门坐在旅行袋上。风从门缝里吹来,那一个冷啊!身上的棉衣如同一层薄纸。我解开衣扣,将女儿偎在怀中。妻把孩子用的棉片,小毛衣搭在我的肩,膝上。我想,一定要用意志抵抗住,抗住这寒冷。想想古人,这里是古人入甘,肃,走西域的道口。他们不都是冒着风雪,从这里走过去的吗?可是,他们或奉着国家的使命,满怀豪情去建功立业;或抱着虔诚的信仰,去寻取真经;或满载货物,去换取财富。而自己支疆已有九年,由一个南方的青年学生变成屯垦西北的农工。与故乡相隔万里,老母在堂不能尽孝。工资微薄,这次探亲后,不知哪年再能凑齐探亲的盘缠。偌大男儿,能为之尽力的仅身边妻子与怀中弱女。想到这里,更觉寒彻全身。再看妻子,也冻得不行。我对她说:“说些热乎的东西吧!”我讲起热处理工房里,烧得通红的反射炉炉膛;化铁的冲天炉加料口,直往人袖,领钻的焦炭;硬撑着脊梁,战战巍巍抬着的,大铁水包中的白炽的铁水。。。妻笑了,可面部僵硬,笑得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   回到连队,我和妻都重感冒了一场,幸好女儿好好的。现在想起这些来,真算不了什么,不值得如此细说的。

      车灯亮了,列车“哄”的一声进了隧道。这就是亚洲长度第一的乌鞘岭隧道,还是并行的双股。仅仅用了十来分钟,列车便穿出隧道,恰如“嗖”地一下,长剑出鞘,把乌鞘岭甩在了后头。乌鞘岭险隘,早已成为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这次 回汉途中,我与一位中年的列车员聊起了乌鞘岭。他说“乌鞘”是匈奴语,“和尚”的意思。“鞘”读shao,不是读剑鞘的qiao。我不禁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惭愧。原以为是汉语,据岭的形象命名,万万想不到“和尚”上头去。这岭名究竟是何来历,问他,他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