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哥说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远方的召唤  

2011-08-24 19:1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1965年,我支边进疆,分配到兵团农八师莫索湾拖拉机修配厂当热处理工。70年下放148 团农二连。76年因患重症肝炎离疆回汉。35年了,分离得这么久这么远,对新疆的思念,却越是深越是切。那里的人与事,连同当时的情与景,常常在静夜中浮现出来,使得我心阵阵地发酸,发紧。

         去年文达赴疆,在一次聚会上,莫修厂的朋友们与我通了话。张强将这次聚会录制下来,我通过视频看到了他们。有些一眼就认了出来,有些通过语音,笑貌方得认出。他们呼唤:“LSZ,大家想你呀!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家恕喊了我一 声,就哽咽得再说不出话来,用手捂住了眼睛。这个比我小一岁的热处理工,还是那么心软,腼腆。我感受到强烈的情感的冲击,这情感是青年时代在劳动和战斗中播种下的呀!“我是该回去看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按一年前的约定,与文达,正寰,子玉结伴赴疆。又有一些支青加入,7月20日一行15人登上直达乌鲁木齐的火车。

         火车开动了,就是这突然的一动,将46年前的那一瞬闪现出来:穿着军装的我们,从车窗探出身,伸着手,呼喊着;站台上的亲友,老师,同学,泪流满面,伸着手,呼唤着。可列车无情,撕断所有的不舍,把那摧肝裂肺的哭喊抛在了后面。。。。。。唉,少小离家的那一刻呀!

         我不禁看了看同行的这些老支青,一个个两鬓苍苍,满面皱纹,而当年是那么年轻的一群啊,像一群快乐的小鸟。是什么驱动他们年轻的心,让他们鼓起稚嫩的翅,向远方飞去?

        我自己是负气而远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 高中毕业,然后上大学,仿佛再正常不过了,我从未考虑其他的路。填报志愿前,在蛇山《抱冰堂》前的葡萄架下,还与同学无知地辩论‘理科,工科那个更重要’。但通知书老等不来,终于明白是无望的了。文达有一首诗《那年夏天好长》,把当时的焦灼与失落说得真真切切。我满胸不平,表面装作满不在乎,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“走,走得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65年的8月,一场“新疆”风吹满江城。“咱们新疆好地方呀。。。唻,唻,唻。。。”那歌声仿佛从无比高远处传来,带着那几丝摄人心魂的苍凉;《送你一束沙枣花》,那一曲热情,柔美的女声二重唱,多少血性男儿的心弦为之颤动;兵团工作人员的身姿,面容,洗得发白的军装,散发出西北军旅的气息,激发了千万荆楚子弟的豪情。我一切都不顾了,报名去新疆。母亲偷偷地流泪,易钟瑛校长的劝阻与挽留,都丝毫未往心里去。临行前,我来到大桥下,背对长江,留影寄志,写下四个字:“到远方去”。是的,到远方去,我听到了远方的呼唤!却从没想过,在远方,等待自己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进疆几年后的一个春天,我扶着铁锹,站在渠埂上,原野上的风,吹弯了白杨,我记起莱蒙托夫的《帆》:
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它在寻求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那遥远的异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它抛下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那可爱的故乡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我默念着,很感动。这时收到子玉从湖北农村寄来的信,他高兴地告诉我,得了儿子,要我给宝宝起个名字。我想,就叫“帆”吧,多么美!它向着远方。

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  窗外的景色暗了下来,车灯亮了,我的思绪被打断,将头靠着车厢,闭上眼睛,感受着列车的颠簸与速度。“kang......kang.......kang.......”是越行越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